快捷搜索:
9年前帕尔曼的出场,医生们会建议患者聆听舒缓
分类:威尼斯乐器

医师交响乐团的成员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06

音乐是全球医疗交流使者 Stefan N. Willich 世界医师交响乐团的发起者、指挥,柏林Charite大学医学中心社会医学、流行病学和保健经济研究学院院长 坚毅的下颌,坚定的眼神,眼前的威里希教授有着印象中德国人的严肃,但一说话,就马上能感受到他的谦和可亲。 威里希教授是世界医师交响乐团的“灵魂人物”,他在2007年创办了这家交响乐团,4年间乐团已经在世界各地演出了7场,这次在北京的演出将是他第8次作为指挥登台。问起他最初是如何产生把医学和音乐相结合的想法时,他认为:“二者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虽然医学在更多时候被理解为一种非常严谨的科学,但它们其实都涉及到个人感知,包含着很多情感的东西。医患之间需要良好的交流才能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就像西洋乐器与中国乐器需要演奏者倾注感情才能奏出和美的乐章。” 如今,他又体会到了其中更深远的意义。“音乐是可以跨越边界的语言,是感情的交流工具,就像一座桥梁,它以自己独特的魅力把世界各国医生联系在一起,这也可以促进全球医疗的交流和平衡。在我们的音乐会中,音乐成为了全球医疗健康事业的使者。 用乐章展现医生内心 周文军 中国著名作曲家,曲目《天职》创作者 在12月4日举行的世界医师交响乐团慈善音乐会上,演奏了唯一一首原创乐曲,那就是由中国著名作曲家周文军创作的《天职》。 周文军是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公司艺术总监,北京奥运会闭幕式音乐主创、帆船比赛启动仪式音乐总设计。 周文军说,创作《天职》与其他音乐是不一样的。在这部交响乐中,他特别注重力度和内心冲突。他五易其稿,最希望听者能在起承转合间找到共鸣。在他看来,手术台不是战场胜似战场。“嗙—嗙—嗙嗙嗙……”通过这种大模块的急进手法,通过快而有力的节奏感,通过铜管点击的不断提醒,来再现医生与死神争分夺秒时的强大内心活动,体现医生在一步一个脚印的严谨和踏实中,又饱含激情、自信和奉献。此外,还有舒缓的慢板进行优美的补充。你可以想象,一位医生手术成功后走下手术台,他脸上的轻松和内心的雀跃。《天职》要表达的主题是“神圣”。周文军说,之所以取名为“天职”,就是因为这份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职业是崇高的、至高无上的。 把爱的信念带回祖国 Chiang Sheng Johnny Kuo,郭强生 美国 ,内科/首席运营官,第一小提琴 他是美国纽约康奈尔大学医学院附属葛丽西广场医院的副院长,担任非洲与美洲医学基金会理事,曾登上过“医学和世界管理名人录”,被评为“全美顶尖二十五位少数族裔医疗主管”,同时他也是世界医师交响乐团走进中国的“牵线人”。但你可能想不到,这些成就的获得者是一个华人。他叫郭强生,个子不高、文质彬彬、言谈温和、为人谦逊,总喜欢做充满挑战的事情。 在他看来,音乐与治病救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音乐很奇妙,它能让人变得平静、减轻痛苦、带去爱意,是一种无形的药。”郭强生微笑着说,2008年一次偶然机会,让他了解并加入了“世界医师交响乐团”,先后在美国、德国等国家进行慈善演出。作为一名中国人,他特别想把这份爱心传递给祖国,于是就想尽办法联系演出事宜,经过无数次碰壁终于促成了这次合作。 成为医生后,他没有放弃心爱的小提琴,让音乐成了帮助别人的桥梁。如今已经做了11年副院长的他,经常组织医院里懂音乐的人为一些弱势群体带去视听享受,募集到的资金也会捐给需要帮助的人。“不管从事什么行业,爱的信念应该植根在心中,选择自己的方式传递爱心,这才是慈善的本意。”郭强生说。 期待有更多中国乐手 Anne Berghoefer,德国,乐团经理 作为乐团创办的成员之一,Berghoefer也曾是一名热爱音乐的医生,她目前主要负责乐团的运营工作,她对于乐团的发展速度之快感到十分欣喜。 “目前我们已经是拥有600人的乐团了,此次来华演出的大概有80多名演奏者。从2007年,世界医师交响乐团成立以来,我们每年都会在各国知名医学学术期刊上刊登招募广告,很多医生都是通过这个途径加入我们的。通过我们的官方网站(http://www.world-doctors-orchestra.org/),填写申请表也是一种途径。乐团每年会在不同国家进行两场演出,各国医生们身体力行地带动社会各界做慈善,他们用自己的年假,自己负担差旅费来演出。” 此次来华演出是乐团第一次在同一个国家举办两场音乐会,Berghoefer愉快地说:“这显示出我们都很迫切希望中国医生的加入,当然我们还希望更多的中国观众能喜欢这样的演出。” 努力走进病人的世界 Matthias Wein,德国,内科,第一小提琴 都说德国是“音乐之邦”,大约每4个德国人里,就有1个人会熟练演奏一种西洋乐器或在合唱团唱歌。从小成长在这样的环境里,音乐已经成了Wein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他总是认真对待每一支乐曲,当一个个流畅的音符诞生在自己指尖时,那种幸福感和愉悦的享受是无法形容的。 作为一名医生,为病人看病似乎也是这样一种过程,医生通过不懈努力,一点点地分析病情,走入病人的世界,抽丝剥茧地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在他们眼里,医生并不是正襟危坐、居高临下的“权威”或“救世主”,医生和患者之间应该是平起平坐,互相需要和尊重的关系。 愿和患者多聊病情 Philip Dodd 爱尔兰,精神病学,第一小提琴 医生平时的工作压力非常大,需要面对非常棘手的病人以及复杂的病情。每年利用年假暂时脱下白大褂、穿上演出服,离开诊室,寻找心灵的放松和舒缓,对医生非常重要。在Dodd眼中,音乐就像是心灵的天平,维系着工作和生活间的平衡。 作为一名精神病学医生,Dodd认为音乐对人们心理有积极作用。“音乐在很多国家都已经被看作是一种辅助疗法,特别是心理科和精神科,医生们会建议患者聆听舒缓的音乐,以此来缓解病痛、抒发情绪。” Dodd对于现在的“医患关系”也有自己独到的看法。他说现在医生和患者之间的关系从“医生说什么,患者就听什么”已经转变得更像是“合作关系”,甚至说更像朋友。随着网络的发展,不少患者在就医前会习惯查很多材料,了解自己的病情和多种治疗方式。我就遇到过一些患者,他们甚至能很清楚地判断自己的病情,给医生提供好几种治疗方案,每一条都很有道理。我们医生会综合这些诊断方式的利与弊,然后跟患者探讨,找出一套最适合的治疗方案。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到医生和患者的界限似乎已经不是那么清晰了,我们更像是能在一起聊天、谈话的朋友。 每次看病都像倾情演奏 Xiaobin Guan,美国,全科医学,第一小提琴 在管小滨的眼里,医生和音乐家之间有着极其微妙的联系。医学和音乐这两个学科间有着某种类似的东西,那就是对职业的要求极高,只有当你全身心沉浸其中,真心热爱它,不厌其烦地去琢磨、思考时,你的技能才能精益求精。 同时,医生和音乐家都需要与人打交道,医生需要与病人深入沟通,了解他的生活状态、性格特点等,才能得出正确的诊断和制订有效的治疗方案。而作为一名音乐家,虽然听众的反馈信息不如病人那样直接,但除了要有高超的技巧,演奏的同时还必须对音乐有深刻的了解,又能细致、敏锐地注意到听众的文化层次、情绪状态等,并根据这些信息及时调整,才能带来最美妙的享受。因此,看好一个病人,就像演奏一支曲子,容不得丝毫马虎。 近几年,管小滨每年会参加五场免费的音乐会演出,为社区服务。通过这样的方式,帮病人减轻痛苦,增加他们战胜疾病的信心。 做慈善也是大夫的职责 Carolyn Dyson,英国,生殖泌尿医学,第二小提琴 “音乐是我一生的追求,总能带来美妙体验”。眼前这位小巧的苏格兰女医生提到音乐,眼里就发出了光芒。“当我得知世界医师交响乐团招募的消息时,就毫不犹豫参加了,做慈善也是医生的职责。” Dyson认为跨国音乐会是很好的慈善方式,能增进医患间的理解和信任。在她看来,慈善不只是要捐多少钱,而是把自己最喜爱的东西与人分享。“作为医生,我们工作很紧张,但乐团成员仍坚持利用假期演出,周末也都花在了练习上。”为了节省排练时间,每个演奏者会提前两三个月练习曲目,每天上下班听CD熟悉乐谱。演出前,他们需花4天集中排练,每天10多个小时训练,这足以看出他们的真诚,完美的演奏也展现出了这个团队的专业水平。 音符传递暖意 Jack Han-Hsing Lin 中国台湾,牙科,第一小提琴 2010年在台湾的音乐会给Lin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当时很多台湾当地的青少年跟我们一起合作完成了演奏,可能是因为在自己的家乡,当时心情非常激动。观看我们演出的人有医生、市民和一些慈善企业家,每场演出我们也都会跟他们有一些交流,但这次民众参与到演出中还是首开先河,效果非常好。事后,我与团友们交流,他们也觉得这次的演出印象非常深刻。” 音乐是一种能跨越地域边界和文化的语言,同样,音乐也能促进医患之间沟通。Lin认为,这样的演出能让患者看到医生的另一面,特别是在很多孩子的心目中。“不少孩子对医生很惧怕,一想到医生,浮现在脑海中的总是打针、吃药等痛苦的记忆。通过这种演出,也能让孩子感受到我们医生阳光、温暖的另一面,我们不只是让人感觉冷冰冰的白大褂。” Vincent Pitteloud 瑞士,全科医学,首席中提琴 作为乐团的首席中提琴演奏师,谈到音乐,Pitteloud的眼中满是自豪和喜悦。对他而言,爱音乐首先是为了自己,经过一天紧张的医疗工作、“头脑风暴”后,听听音乐、拉一首曲子,是很好的减压方法,能帮自己消除疲劳、恢复精力,唤起对生活的热爱和感激之情。 更重要的是,虽然他还没有尝试过用音乐直接治疗疾病,可音乐能帮他与患者更好地建立联系,取得他们的信任,这对于一名家庭医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有时Pitteloud会和病人聊一聊彼此喜欢的音乐,通过这样的沟通,加深相互的了解,为今后的继续合作培养默契。 心声 尹佳: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 在国外,医生属于社会上层,他们会经常做慈善事业,但在中国尚未开先河,我们希望通过此次活动,呼吁更多医生加入到慈善行业。医生本是份高贵的职业,但现在社会上负面评价太多,此类慈善活动能提高大家的士气,鼓励他们为社会多做事情。 李书隽:北京大学医学院教授、和睦家医院外科主任 以前的医生在社会上很有地位,很受尊重。现在不少医生丢了自己的良心。此次交响乐会通过音乐的形式,来做慈善,救治那些贫困的人,非常了不起。做慈善应该包括在医生的医德当中。我们当医生的都宣誓过,要做善事,要解决患者的病痛,而不是为了挣钱。 江凌: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公司总经理 我们公司以前接的都是世界一流的交响乐团,之所以接世界医师交响乐团,我是被感动的。这些医师音乐家来自全球不同国家,利用自己的假期,为贫穷病人奔走奉献,我很受震撼。此外,作为一名癌症患者的家属,我与医生有了更近的接触,我知道只有天使般的他们才能拯救生命,他们值得尊敬! 滕秀琴:北京地坛医院党委书记、“北京红丝带之家”会长 12月1日是个特别的日子,是第42个世界艾滋病日,世界医师交响乐团2011慈善音乐会将发布会选在今天,就说明对艾滋病的重视,是有特殊意义的。如果艾滋病患者得到正规治疗,他们就是带有病毒的正常人。艾滋病不歧视才能不传播,只要不歧视,他们就能回归社会,回归正常生活。

----来自搜狐网

“音乐大师”帕尔曼 “不对,应给是音乐家帕尔曼”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9.29

“因为大师这个词已经泛滥,从事音乐的人可以分为匠或家,帕尔曼绝对是当之无愧的音乐家。”这是资深音乐人华羽在被记者采访时斩钉截铁地说到的话。作为世界顶级小提琴演奏家帕尔曼的乐迷,华羽早在9年前就曾在北京听过帕尔曼音乐会,听说帕尔曼将于10月18日在深圳音乐厅举行音乐会的消息后,她的第一反应还是“绝对不能错过”。

2002年,十次获得过格莱美奖的帕尔曼曾在北京、广州、上海等地巡演,所到之处,无不刮起一股古典音乐旋风。自幼学习小提琴、多年从事音乐工作的华羽第一次在现场听到了帕尔曼极赋感染力的演奏。

“他的气场让观众震撼。”回想起9年前的那一幕,华羽记忆犹新。“很多时候,当一位演奏者从台口走上舞台时,作为专业人士我并不会一下被吸引。不管他多有名,我都会心存质疑,心想听听看吧,听过才知道。哪怕像如今最当红的年轻小提琴家希拉里·哈恩。”不过,9年前帕尔曼的出场,却让华羽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他坐在轮椅上,面带笑容地来到舞台中央,全场观众鸦雀无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只是在出场瞬间就一下征服了所有观众。”

“分开你的才能和缺陷,它们之间毫无关联。”这是帕尔曼最喜欢的一句话。众所周知,帕尔曼在4岁时,就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在得病前,他已开始学习小提琴演奏,患病后也从未放弃。究竟是谁带他走进了这样一个神奇的音乐世界?大师的回答风趣而简单:“以色列的收音机。我3岁时,父母总开着收音机,我常听音乐,听了小提琴演奏后就说:我想做这行。”由于长年生活在轮椅上,他的成长道路自然更加艰辛。

在华羽看来,帕尔曼的“气场”与他艰辛的成长经历有关,与他高超的琴技有关,与他同世界所有最著名的交响乐团合作过的丰富阅历有关,更与帕尔曼对音乐的热爱有关。对帕尔曼来说小提琴不仅是件乐器,更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是他残缺躯体的最好慰藉。

资深音乐评论家辜晓进很多年前就开始迷帕尔曼,“他是20世纪最伟大的小提琴家,他的技术精湛,他的演奏激情洋溢,他对音乐的理解、对音乐的表现无与伦比。”一提到帕尔曼,一连串的溢美之词从这位收藏了很多张帕尔曼音乐碟的音乐评论家口中说出,在他看来,“帕尔曼来深圳开音乐会绝对是件大事。”记者从本次演出主办方了解到,已经66岁的帕尔曼并不经常到亚洲演出,因此对于深圳乐迷来说,此次中国巡演将有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近距离聆听大师的机会。

“他的演奏声音饱满、充满感染力和变化,那是一种带着热度的声音。”辜晓进介绍说,在国际音乐界,帕尔曼的演奏受到了广泛推崇,但是也有少量批评,认为他的演奏过于煽情,甚至有点做作。“我认为那是不客观的。音乐本身就是需要艺术家来表现的,当一位音乐家演奏一个作品时,出现差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冷漠。”辜晓进认为,当今乐坛有很多技巧娴熟的演奏家,技巧很强表现却很冷,那绝对不是好音乐。“你听那首由帕尔曼演奏并且获奥斯卡奖的《辛德勒的名单》,即使闭上眼睛,你也能从他的琴音中感受到他的深沉情感,并且会被那种感同身受的情感深深打动。”

“在北京的那场演出,很多观众都是专业的,不是来自音乐学院,就是来自艺术院团。但是那场演出散场后很奇怪的就是,我们在最初的几分钟里每个人都是沉默的,这在平时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大家总会评论一下、交流一下感受。”华羽说,这种沉默一方面是仍然沉浸于帕尔曼的音乐中,另一方面是他的音乐触动了我们的内心,“这就是帕尔曼的魅力,他用音乐直指每个人的内心,他把他对人生的感悟通过手中的那把小提琴传达给了观众。”而华羽的一位朋友只是简短地说了一句:“这场音乐会把什么都解决了”。

《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是世界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之一,几乎是每一位音乐家或者乐团的必演曲目之一。“不同的演奏者会有不同的表现,我最喜欢帕尔曼演奏的第二乐章,优美、深沉,令人着迷,他几乎完全符合了我对音乐的所有想像以及期待,听后一定会产生共鸣。”辜晓进认为尽管帕尔曼拥有炉火纯青的演奏技巧,面对那些炫技性的段落完全驾轻就熟,但他对乐曲合乎逻辑的处理,和对音乐的深刻理解才是他演奏成功的基石。

华羽对记者说,当一个小提琴独奏家与交响乐团合作时,为什么要站着拉?因为只有站着的时候,才有可能将腿作为支点将身体的所有力量传达至双手,只有足够大的力度才能让一把小提琴的声音不被整个乐团的声音淹没。“所以我们是很难想像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要经过怎样的苦练才能用小提琴表达出强烈的情感。”

一位曾在上海听过帕尔曼音乐会的乐迷这样表述他的感受:演出结束,眼前是满场观众毫无保留地拼命鼓掌和高声叫好的景象,而帕尔曼却一改刚才拉琴时的优美姿态,拄着双拐很慢地从轮椅上站起来,很慢地谢幕,进后台,又很慢地出来,再谢……眼前的景象和刚刚耳朵听到的音乐是那么的不一样,而这却是同一个人——一个如此美好艺术的创造者,又是如此艰难的人生的承受者。

----来自搜狐网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威尼斯乐器,转载请注明出处:9年前帕尔曼的出场,医生们会建议患者聆听舒缓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