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全部用蔬菜作为乐器,这才知道歌咏比赛中指挥
分类:威尼斯乐器

用蔬菜作为演奏乐器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09

白萝卜、胡萝卜、黄瓜、大葱……这些平日里餐桌上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蔬菜居然能走到舞台上挑起演奏的大梁!11月30日,来自“音乐之乡”维也纳的蔬菜乐团的演奏家们在莫斯科国际音乐中心上演了一场别样的音乐会,让这个有着13年历史的乐团再次引发追捧。据了解,该团曾来上海参加艺术节演出,并获得极大追捧。乐团还发行了两张唱片。据官方网站公布,该乐团将于12月30日、12月31日,以及明年1月1日在中国香港连演三场。全部用蔬菜作为乐器。

萝卜长笛、辣椒铃铛、南瓜鼓……当天的演出中,维也纳蔬菜乐团的演奏家们用胡萝卜和黄瓜等蔬菜代替了西洋乐器吉他和鼓槌,演奏小施特劳斯的《拉德斯基进行曲》、爵士乐等。大多数演奏曲目节奏欢快,动感十足,蔬菜乐器除了音色奇妙外,颜色也很漂亮,再加上气味芬芳,赢得阵阵掌声。

随着节奏,乐手们在现场表演制作乐器,只见一个成员麻利地先将一根胡萝卜的两头切去,再拿出电钻钻通整条胡萝卜,然后在一头切去一小块,一支胡萝卜短笛就制作完成。接着,他又将一根大茄子一切为二,一副快板即告完成。此外,搅拌豆子、削萝卜皮、抠挖南瓜,也都成为音乐声音来源。观看演出的观众、尤其是孩子们都被这特殊的演奏形式逗得合不拢嘴,家长们也对乐器的制作过程兴趣盎然。看完,听完后,这些蔬菜乐器被做成一锅汤,犒赏来宾。

莫斯科主办方负责人告诉俄塔社记者,他们几年前在英国参加一个艺术节时被这种‘蔬菜音乐会’吸引,大家都感到很新鲜,看完演出后就开始联系将这台演出引到莫斯科。

据路透社报道,创立于1998年的维也纳蔬菜乐团是音乐界最前卫的田园派,包括8位音乐家、1位技术师和1位厨师,乐团创立之初成员都是在维也纳上学的学生,有的学音乐,有的学建筑、设计、造型艺术。

在舞台上,乐团都是现场演出,没有任何事先录制的效果,演奏家们因此费了不少心思。据团长皮林格介绍,每次演出前,他们专门到市场上采购40多公斤的芹菜、黄瓜和萝卜,然后根据蔬菜的特性为它们设计“演出角色”,“比如芹菜的茎上有纹理,可以拿来做小提琴,萝卜可以掏空了当长笛。”

为保证音效,这些蔬菜乐器都是在音乐会开始前1小时制作完成的。因为形状、质地和水分含量是音效好坏的关键,因此他们得花不少心思精心挑选。“对我们来说,时间便是成功,所以我们必须在蔬菜乐器的水分散失前完成表演。蔬菜必须新鲜、结实,萝卜不能够蔫不拉叽的。”皮林格说:“表演暂停时,我们会用湿布盖住乐器,防止它们过早枯萎。”

演出过程中,免不了会有意外发生。据乐团成员苏珊娜透露:“上次在中国上海演出,团长皮林格就把一个南瓜抠烂了,当然那一下的声音是非常棒的。但是我们在每一场音乐会之前都做好了应对意外的准备,一旦有人的乐器发生断裂或损坏,其他人会立刻补上。”

乐团成员表示,他们从一些电子音乐大师那里获得一些灵感。成员塔玛拉·威廉说:“如果没有技术的支持,特别是没有先进的扩音设备,我们的音乐就不存在。”皮林格则透露,“乐团创立的直接灵感来自于切番茄的声音。”皮林格还表示,制造一个“胡萝卜笛子”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而黄瓜话筒只需15分钟,乐器还包括茄子做的铙钹、南瓜鼓等等,皮林格演奏的是一个南瓜做的号和一个装有簧片的胡萝卜,乐团中最复杂的“乐器”是一个韭菜制作的小提琴。当然,这些乐器发出的声音十分微小,必须借助扩音器才能让观众尽情欣赏。

值得注意的是,乐手们在演奏时所用的乐谱也是非常独特的,皮林格将它们称作“图像型后现代乐谱”。该团所有的事情都要经过共同商量后才进行,包括接受采访和上集市买蔬菜。

对于蔬菜乐团,四川爱乐乐团副团长廖丹承昨晚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样的乐团在国外比较普遍,水平参差不齐,都不是职业乐团,而是一些节日乐团,或者说假日乐团,成员都是各行各业拼凑而成的,有些是搞音乐教育的,有些则不是,维也纳的市民音乐素养都比较高,组建这样的乐团还是比较容易的。”

对于蔬菜乐团为什么会获得追捧,廖丹承说:“从表演性和观赏性来讲,虽然我没有看过他们的演出,但既然能在世界各地演出,乐团水平还是不错的,再加上观众的猎奇心理,当然能吸引很多人的注意。但是在音乐的专业程度上,还是不能和职业乐团相比的,娱乐一下也不错。”

----来自凤凰网

问:有人说,交响乐团的指挥是“瞎指挥”,因为各种乐器演奏员看也不看指挥家,你如何看?

图片 1

小学中学的时候每年都有歌咏比赛,也经常要选拔指挥。最初老师挑了几个高个子的同学轮番上场。我几乎每次都有幸被挑上,但最终没有一次当上指挥的。也许是因为我每次指挥的时候,站在那面无表情,两只手左右无力挥摆,纯粹瞎指挥。

参加工作头两年,单位参加系统的歌咏比赛,恰巧我们科长是指挥。我就对他说“指挥有多大用处?我们每个人都会唱,只管唱就行了。”他就跟我们解释“指挥是控制节拍的。”还说手势和节拍的关系。这才知道歌咏比赛中指挥的作用。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室友迷上卡拉扬的柏林爱乐乐团,我凑热闹。对于那么大一个管弦乐团,指挥家的作用更大了,可以说是乐团的灵魂,由他掌控着一个乐团的演奏风格。那时曾听说过一个低水平的指挥控制不了场面,演奏员各奏各的,能乱成一锅粥。

可以说乐团的指挥就像影视剧的导演一样,以前我们也都认为每个演员都会演戏,导演还有什么用?殊不知演员的表演大都是导演教的。

隔行如隔山,外行看热闹,只有内行的人才知道一个指挥家的作用有多大。

有人说交响乐团的指挥是瞎指挥。他判断的依据是在大型正规演出时,各种乐器的演奏员只盯着自己眼前的乐谱,看也不看指挥家一眼。其实他看到的只是问题的表面而非事实。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那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

据说,指挥的主要作用不是在真正大型演出的时侯,而是在排练的时候。其实指挥首先对所有乐器的演奏都十分精通,在排练过程中,要把自己对曲目的理解和诠释全部灌输给演奏的团员们,抠每一个演奏细节,以达到一种默契。

然后,才是正式演出的时候的指挥工作。大部分时侯指挥的作用可以弱化,但是在开始、结尾和中间的"某一紧要之处",指挥家要给出明确的手势才可以。另外,指挥家在演出中给出的各种手势,表情动作不是可有可无的,会影响团员们的演奏效果。

最后要纠正一点:乐手当然可以依据自己面前的乐谱演奏,但各人只有自己的,而没有其它成员的乐谱。而只有指挥有总谱。所以一切还是由指挥掌控的,怎么可能沒有人指挥呢:怎么指挥就变成了瞎指挥呢?(但是一些比较短小、简单的,熟悉了的节目乐队可以自己演奏)。

本人水平有限,可能回答不全面。你可以找些有关资料看看。乐器成员演奏时,肯定是要看指挥。比如我拉小提琴为例。外人表面看我头埋着是在拉小提琴。但我的眼余光有时也会看指挥的。外人根本察觉不出来。该你出来时,人家指挥也许眼睛把你盯着的,在提醒你。就是拉小提琴位置挨着的两个人互相也都盯着观察到的。其实大家心中是有数的。每个乐手面前都有乐谱架。咋没有用手都去翻过去翻过来?你自己把重点,或把握不大的那篇以防万一放着就行了,因为交响乐团平时在台下都是经过无数次排练!天天如此,都排练好了的,有些经典曲目或保留节目。熟悉得很。甚至排练二遍就差不多了吧!比如〈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不打不把握之扙!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乐团成员之间和指挥之间互相配合非常默契。一首乐曲的节奏,快慢。每分钟多少拍?第一乐章!快板标准速度是多少?第二乐章!慢板速度又多少?表现力如何?还有多种乐器配合,什么时间该长笛出来?是个人出来,还是所有长笛都出来?这段前奏是自由发挥吗?打击乐器在什么时间,那一小节,或最后一拍,弱拍开始,小提琴弦乐走主旋律。大提琴走的那个部分,这个部分问题大些,中间什么地方停不停?什么都得看指挥手姿。又不是齐奏。齐奏也得要指挥!当然也有临时用小提琴,或钢琴来作指挥。一个乐团指挥水平如何?指挥全方位知识很重要。一下说不完!没有金钢钻就别揽瓷器活。关系到整体哟!

这是完全不懂交响乐的外行人,无比荒谬的说法。

乐队的指挥,其实是乐队的灵魂人物,他的指挥水平,直接决定了乐队演奏曲子的质量。

例如著名的世界级指挥家卡拉扬和小泽征尔,就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打造了爱乐乐团和波士顿乐团的精神领袖。

“智障天才指挥家” 周舟 把乐队指挥这个角色,演绎得可有可无。如果智障都能指挥乐队,说明他的技术含量太低。以上虽是笑谈,但是对于不懂乐队合作的观众来说,差不多是这么回事。

实际上乐队的指挥是所有乐器的引领者,各位乐手看着相同乐章的谱子,或听或弹乐谱有标注,但是个人节奏快慢不好把控,要让大家遵循一个节奏前进,就是指挥存在的作用。

我就是个业余管弦乐队的指挥。在确定排练某首曲子后,先要做细致的案头工作,接着在化费极大时间的排练中,严格且不厌其烦地,要求每个演奏员,每个声部间的完美配合,一切达到乐曲的整体要求后,还要在正式的演出舞台上,用指挥线条,肢体语言和略显夸张的表情,引领乐队圆满完成乐曲的激情演奏,以取得更好的音乐效果。

舞台上的指挥,不是“瞎比划”,而是千军万马的统帅和灵魂!

指挥家必须具备全面的音乐知识,而乐队演奏员个人只是对自己的专业比较熟练。指挥家的辛苦是在演出前的反复指导排练中,给所有乐器提出严格要求,鉴定他们达到了演奏的标准与否,用各种手势术语提醒大家对音乐快慢强弱即节奏速度等进行正确把握,以求得大乐队音响效果的协调统一,还要把每首作品的内涵音乐形象分析给大家,才能完美演绎出作品的艺术要求,同时还要检查督促排练进度等。可以说乐队指挥家就是一支部队的兵头,平时要求大家严格训练,打仗才有成功保障,而打仗的时候兵头也应出现在战士跟前指挥才行,否则队伍就没了主心骨,这仗也就乱了套,乐队指挥家的作用和地位情同此理。

至于乐队队员不看指挥家,这是一种误解,其实队员们会用眼睛余光适当看看的,同时近边还有各组乐器的首席演奏家,会给所属乐器组的队员们以适当动作暗示,如首席小提琴家、首席大提琴家、首席长笛、首席小号、首席圆号和首席打击乐等,每当一曲演奏成功,在掌声中指挥家第一个要感谢和握手的就是首席小提琴家。而且在音乐演奏进行中,各组乐器的首席演奏家往往都会正眼多看一下指挥家,因为他们同时要负责自己这一组乐器的协调统一,并迅速把指挥家此时和随后的要求再传达给队员,这些都是属于艺术上的巧妙安排,也是乐队演奏员应具的一种“不露声色的本领”,而不是不需要这个“瞎指挥”,指挥家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

演出之前排练的艰苦性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卡拉扬这样的顶级大师每首演出曲都会排五十遍以上。早就调整好了,上台就是默契了。滚瓜烂熟了不用看了,只有少数乐手还不时看一下指挥提示。

不用多说。请问看过法国二战喜剧《虎口脱险》吗?里面的指挥先生拉福。在剧场排练的时候,他可以敏锐的感觉到每一种乐器所演奏出来的情感,在点评演奏者的时候他可以精准的说出“你拉的怎么怎么样”,然后说大家对这个曲子的演绎还不够慷慨激昂。因此指挥家绝不是在瞎指挥,一个优秀的指挥家首先要能镇的住全场,了解每种乐器,对五线谱一目十行,了然于心,对曲目的情感色彩把握的十分到位,相当于球场上的教练,战场上的总指挥。其实没有指挥,乐团也是可以演奏的,就好像美国男篮没有教练照样能赢中国队一样,但有了指挥,才会使乐团的整体演绎更加的完美,更加的和谐,更富有情感。具体参考合唱时的指挥,没有指挥也能唱,但当你看到指挥的手势节奏幅度的变化,会非常自然地跟着这种感觉走。

这种说法令人十分可笑!说明他根本不了解交响乐团或合唱团的内情。在交响乐团(也包括合唱团)里,指挥是最累的!做指挥的,不仅要把所有演奏(演唱)的乐曲(歌曲),全部熟烂于心,而平时的教唱,排练,训练,改编,再创作等工作,全部由指挥一个人去完成!别人代替不了。在演出时,只有因特情指挥不能及时到场,可暂由首席小提琴代替外,所有的演出必须由指挥亲自指挥整场演出!在整个演出中,每个乐手看似只盯着谱架上的乐谱,其实他们每时每刻都在用余光注视着指挥的每个手势!因此,没有指挥,任何一个交响乐团(或合唱团),是根本不能完成演出的!

周小丹指挥国内国际知名乐团,你说他有天才,这事咱不懂,也不敢问!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威尼斯乐器,转载请注明出处:全部用蔬菜作为乐器,这才知道歌咏比赛中指挥

上一篇: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双簧管首席演奏家威尼斯官方 下一篇: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看过多少个版本的《哈姆雷特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