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看过多少个版本的《哈姆雷特
分类:威尼斯乐器

皮影戏 管乐器 莎士比亚剧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27

何为寓教于乐,是一直的在死读书,还是劳逸结合,年幼时期的生活应该只有书本吗?像中国乐器不可以有吗?

近日,宝安区滨海小学的学生快乐不已:当别的学生坐在教室上课时,他们却放下书包,演起莎士比亚的戏剧,吹起管乐器,玩起皮影戏。22日至24日,1800多名学生不背书包,不用上课,也不用做作业,享受三天的“大解放”,在12项丰富多彩的缤纷节活动中快乐学习。 流利的英语,动人的表演……23日下午,滨海小学操场上临时搭建的舞台上,上演了一幕特别的演出:几名身着绚丽服装的小演员将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中的一段搬上舞台。 台上认真演出,台下专注欣赏。令记者颇感意外的是,面对这样一部史诗巨著,不仅台上的小演员激情演绎,台下近百名小观众也听得入神,安静地欣赏演出。 演出结束后,两名小主持人走上舞台,用英文与台下的学生互动,询问大家对演出有何评价。话音刚落,台下十几只小手齐刷刷地举了起来。一名获得发言机会的小学生,用流利的英文夸赞演员的演出很棒,并就演出的相关细节提问。 该校教务处副主任胡小丽表示,为提高学生的英语素养,该校2008年成立莎士比亚戏剧社,指导老师将《哈姆雷特》、《仲夏夜之梦》、《威尼斯商人》等莎剧的经典片段的原文经过简单的处理,指导学生演绎,每周二下午的社团时间是他们固定的排演时间。演莎剧,讲英文,已成为该校的一种文化氛围。 在学生活动中心,一场精彩的皮影戏演出令台下观众兴奋不已,连连叫好。记者看到,屏幕上的画面生动有趣,各个人物活灵活现,屏幕的后方,“操纵”这场演出的却是10多名小学生,他们忙碌地摆动着手中的道具。 指导老师黄幸子告诉记者,这部剧叫《贝贝熊》,首次面向全校师生演出。该剧以“与人为善”为主题,剧本编写、导演和表演,以及皮影的设计和制作,均由学生独立承担。不仅如此,表演所用的皮影道具,均取材于废弃塑料瓶。 据介绍,这些丰富多彩的活动是该校缤纷节活动中的缩影,为了引导孩子们在玩中快乐学习,校长李唯策划此次活动。激发孩子内心的愉快世界,将孩子幼年时期的最大学习能力激发出来,学几件民族乐器何乐而不为呢?

----来自搜狐网

这也让我想起丹尼博伊尔在他导演的《弗兰肯斯坦》一剧里让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和约翰李米勒在不同的晚上交换角色,在怪兽和创造怪兽的医生这两个角色里,演员们互换位置,深深地看到彼此,并走向对方的内心与肉体。当初觉得这是何等惊人的创举,现在才发现这不过是英国戏剧人的日常。没有过人的能力,如何去实现这种对撞与互换?而这种对撞与互换,又是如何磨炼了他们的能力与内心!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看过多少个版本的《哈姆雷特》了,但这版来自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的国际巡演版《哈姆雷特》,还是让我重新认识了这部已经在全世界被老调重弹了千万次的经典。

事实上,这一手段也构成了欧洲旅行剧团迄今一直沿袭的重要表演传统,你很容易在《三个黑故事》、《契诃夫短篇》、《消失的地平线》等剧目中看到这类手法的运用不依赖巨大的舞台装置和灯光、音效,仅仅依靠好的故事和扎实的剧本、强有力的表演,就能够在舞台上实现和完成真正的戏剧。

在莎士比亚笔下,其实是没有好人与坏人之分的,如果一台莎剧让你看到泾渭分明的好人与坏人,那一定是排得太烂的一部戏。当你公平地对待每一个角色,会发现他们不过是被各自欲望与命运推着前行的普通人,他们身上的故事,可能在无数世代的其他人身上发生。

而他人,台下的观众,自会在内心的天平中去评判台上发生的桩桩件件、点点滴滴,并在心中模拟下一次在人生中遇到的类似问题,该如何行动与抉择。戏剧是人生的演练室,即是此意。

一个纠结而忧郁的哈姆雷特不再是剧中的唯一主角,因为这一次的观演,我重新认识了因整个世界坍塌而心神混乱的欧菲利亚,感受到了她的痛苦与迷茫,而此前的她如同一个邻家姑娘一样单纯美好;我在舞台上看到了一个心碎的母亲,但在大部分其他版本里她都仅仅被诠释成一个僵硬、妖艳而冰冷的王后。

图片 1

由此也想到一直以来我对莎剧最深刻的感受在于:在莎士比亚笔下,其实是没有好人与坏人之分的,如果一台莎剧让你看到泾渭分明的好人与坏人,那一定是排得太烂的一部戏。当你公平地对待每一个角色,会发现他们不过是被各自欲望与命运推着前行的普通人,他们身上的故事,可能在无数世代的其他人身上发生。所以哈姆雷特才会在临终前交待他的朋友:记得把我的故事告诉他人。

经典的普适性,在于它能在多大程度上被其他不同族群的人接受、能不能被不同时代的人接受。而这一版《哈姆雷特》,用它走遍全球205个国家和地区的雄心和壮行,证明了它的确堪称世界文学与戏剧经典的代表。当这个戏在非洲大草原与上海戏剧学院获得同样的掌声和欢呼时,戏剧终于赢回了它的骄傲,这种超越语言的语言,跨过时空,连接彼此,直指人心。

环球剧院的《哈姆雷特》以一种极其质朴的表演,重新发掘了那些屡屡被删节掉的大量台词,并让你明白莎翁的每句词都不是白写的,而且明白他真的不仅仅是个剧作家,他也是个诗人,因为所有的词,是有韵律的。

像一块舞台上的活化石一样,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版《哈姆雷特》让你看到当代戏剧在最初起源时的模样全能型演员们在舞台上说学逗唱、弦歌起舞、台词身段,样样皆精。他们不仅需要在同一天晚上一人分饰多角,还会在不同晚上的场次里去演完全不同的角色,不同演员的诠释会令当晚的版本与前一夜有着微妙的变化,譬如这次印巴裔的哈姆雷特王子怯弱羞涩,而黑人版的哈姆雷特骄傲轻狂。每个演员赋予了角色不同的质感,也让观众像旋转万花筒一样重新更换视角去体会这一作品。

这版舞台上全场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大白光的《哈姆雷特》,如果从舞美和灯光的角度而言,或许是我看过的最简陋的版本,它简化到极致的舞台运用,力求回到莎剧最原始的表演状态。不仅仅是为了巡演的方便,即便是在伦敦的主场,这部戏也是在极其简单的舞台上演出。几块布拼接的背景,在舞台上被来回倒腾的几个箱子,变化方向拼接就成为城堡和床板的木条,拉过来扯过去的幕布和窗帘,都以最简单的配置在舞台上呈现出来。

本文由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威尼斯乐器,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看过多少个版本的《哈姆雷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